网购和外卖不写真名

2020-03-26 18:00

免责声明:

“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短信应用里满满都是‘准到没庄家’‘代开发票’等信息,而通话记录里则都是打来推销买房和借贷的号码。”陈建萍说,“每次删短信的时候,都会被询问是否需要报告垃圾短信,但是报告了又有什么用呢?”

因为据报道,不少电商都愿意花钱购买这些快递单信息,有时候一个月在这方面的开销可高达一二十万元,但商家认为这已经比盲目的线上推广成本低多了。此外,小额贷款机构也非常喜欢这些用户信息,因为“剁手族”都是“打电话一问一个准,多数都是缺钱花的主”。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个人信息,如果没有“内线”的帮助,私家侦探根本不可能拿到,“我不购买这些信息,但行业内的这点猫腻还瞒不了我”。也就是说,所谓的“福尔摩斯”不过是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的掮客。

而据受访民众反映,“小号”打电话的功能不是很稳定,所以当你想用它来简单收个快递、点个外卖都可能会失败。

那么,弱点在哪里?其实就是掌握对方所有的隐私,尤其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于是乎,网购和外卖不写真名,地址不可详细到楼层房间号或直接选择公共快递柜,成为不少更注重个人信息安全用户的标配。接着,陈建萍还要面对手机上的骚扰问题。

说这话的是韩冰,曾经是江南地区私家侦探“祖师爷”。他在即将“金盆洗手”时曾说,要想声名远赫或是立足,就要一击致命,抓住弱点,让对方心底生寒。

去年12月,北京媒体曾报道,林女士曾对一位送餐员给出差评。在被送餐员要求修改差评和取消投诉时,林女士因暂时无法立即处理,收到来自送餐员的威胁短信——“你准备搬家吧”。

“这种事情的发生就是因为用户个人信息的暴露,那些原本也应该匿名的评论信息,虽然的确是‘匿名’了,但配送小哥也能根据时间轻松猜到。每到这种时刻,你才会意识到原来自己的信息是如此赤裸。”陈建萍说,自从有了孩子,她真的不敢惹了解家庭信息的那些所谓的“服务商”。

韩冰说,不排除个别人通过黑客侵入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网络窃取信息,但“这种情况太少见了”。最为主要的还是与一些部门的“内鬼”有联系的职业信息贩子。

“你这个态度,我要投诉你。快递员用手指着我说,你敢投诉,我大不了不干了,你呢?他再次用手指指着我家门牌号码,说我不就是住在×××。”这是作为两岁孩子母亲的陈建萍在两个月前的一次经历,她因要求快递员送货上楼,而且小孩不小心挂掉了通话中的电话,惹得快递员生气,她受到言语上的威胁。

在周强等人的生意经中,中间商似乎成了必不可少的灵魂人物。这些个人信息贩卖者,如鬼魅般活跃在网络上,尤其是qq群里。在相关的qq群里,按照宾馆入住信息、航班、房产、车辆、企业登记、通信以及手机定位等各类信息,供应商分门别类。

在采访中,很多民众认为,为了保护自己,形成了收到快递后撕下或是涂毁信息单的习惯,但仍挡不住快递公司内部存在的监守自盗。

已经锒铛入狱的周强(化名)就是一个掮客。生意成本低、收益大、来钱快还能帮助别人,是这个安徽男人开设私家侦探公司的初衷。追债是很重要的业务来源。

但是,中间商又是谁?这个问题对于我们这些潜在的“全裸者”来说至关重要。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外卖平台也是跑不掉的。此前,有媒体记者卧底多个“电话销售”qq群发现,有卖家专门出售外卖订餐客户的信息。这些个人信息十分详细,包括订餐者的手机号码、姓名、订餐地址等,每条信息的售价不到一角钱。在一些qq群里,有人售卖多家外卖平台的客户信息,每万条价格从700元至2000元不等。有网络运营公司借助软件搜集用户的订餐信息,打包后倒卖给电话销售公司,甚至还有一些外卖骑手也加入了客户信息倒卖的生意中。

问题来了,开房记录、通话记录、财产状况乃至短信内容与你所在的位置信息,这些原本只可能由公安、房管、银行、通信等部门掌握的信息,私家侦探怎么可能有如探囊取物般轻松拿到?

“我们无论注册什么都得用手机号,‘小号’的确能非常便利地解决需要用手机号注册app的问题,同时也能减少推销电话的骚扰。”曾经开启过“小号”模式抵抗骚扰的陈建萍对记者说,问题是,当你不再使用该“小号”注册的app时,你原本用来注册各个app的手机号将被回收。也就是说,获得该号码的人将可以随意登录你原本注册的各种账户,甚至盗用与之关联的其他个人信息,因为网上有通过手机号查询注册过网站应用的服务,“除非你很主动地去注销和解绑曾注册过的每一个账号,而且还是得在该账号是可注销的前提下,曾经有媒体针对93个应用进行试验,其中只有23个允许用户在网页或应用端自行注销”。

在某快递公司发布声明承认公司有员工倒卖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后,多家快递公司仍在不断上演客户个人信息“裸奔”或者直接成为牟利工具的戏码。由于“空手套白狼”的便捷,目前已经有了专门从事快递单号交易的网站。这些网站是快递单号买家与卖家交流的第三方平台,拥有快递单的人可自主在第三方平台上发布单号信息。

“总而言之,作为一名日常使用外卖点餐、网购和各种app的普通网友,我在尝试保护自己个人信息路上并不成功。也许,该采取行动的,不应只是用户自己。”在采访最后,陈建萍问了记者一个问题,“我们尽了作为消费者和用户可做的举措来保护自己,但效果仍相当有限。这些连我们都已经看清的安全问题,互联网产品公司会看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