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机关认为

2020-05-26 17:39

警方初步锁定嫌疑人为杨某。杨某落网后,经比对其指纹和捆绑死者的胶带上的指纹吻合。

“我与母亲有很多矛盾。”杨某称,她是独生子女,但从小就没有家里的钥匙,感觉很委屈。她与母亲多次争吵,母亲还多次拿菜刀打她,为此她多次报警,“现在家中卧室的门上还有刀砍的痕迹”。

母亲不动后,杨某将其从客厅拖到卧室,用被子掩盖母亲的遗体。杨某随后开始在屋内翻找财物,她拿走了母亲的银行卡和存折,并从桌子上拿走300元现金,然后带着女儿去外面给孩子过生日。

庭上,杨某辩称“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而已”。公诉人问杨某:“你不知道水银有毒吗?为什么要用水银吓唬母亲?你自己会把水银喝到嘴里吗?”杨某回答,此前听朋友说过水银对身体有害,但不知道喝下去会死人。

“案发前,我一共买了5支温度计,觉得好奇想知道里面的构造。”杨某供述称,“杀害母亲那天,我砸开了两支温度计,取出了水银。”

昨天上午9点50分,该案在市二中院开庭,两名法警将身穿黑色短袖衫的杨某带进法庭。杨某现年39岁,北京人,大专文化程度,案发前无业。杨某有两段失败的婚姻,案发前带着7岁的女儿跟母亲生活在一起。

经查,死者是61岁的刘某。案发前,刘某和其女儿杨某共同居住。经现场勘查,民警在捆绑尸体的透明胶带上发现了一些指纹,推断是嫌疑人在捆绑被害者时留下的。民警还发现了一封举报信,这封信是60岁的刘某托人所写,主要内容是她想举报自己的女儿杨某多次骗取她的钱财。刘某在信里说,杨某从不尽儿女赡养老人的义务,只知道管她要钱。有一次,杨某联合外人谎称能给自己的小孙女办户口,骗走她23万元。

案发当天,杨某在家中的客厅内向母亲借钱做生意,但遭到母亲拒绝。杨某供述称,当时她与母亲发生了争执,并越吵越凶,“我脑袋一下子就乱了,就把我妈绑了起来”。杨某随即强行给母亲灌下水银。其间,杨某7岁的女儿过来阻止,杨某将其反锁在卧室后,继续行凶。

为了掩盖尸体腐烂的气味,杨某在屋内泼洒了洗衣液和空气清新剂。当有邻居问起楼道有异味,杨某谎称自家腌菜坏了。为了掩盖楼道内的气味,杨某在自家防盗门的猫眼处涂抹清凉油。

杨某的辩护律师说,杨某9岁的女儿现在还暂时寄养在福利院,希望法院酌情从轻处罚,给孩子留下一个希望。听到孩子被寄养在福利院,一直很冷静的杨某突然哭了起来。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小区,事发房屋在楼道最里面,至今无人居住。

多位邻居表示,母女俩的关系并不好,经常吵架打架。老太太跟他们曾抱怨过,说女儿不挣钱,又找她要钱。一位老人告诉记者,杨某有借钱的毛病,而且借完钱就不还,杨某还曾向她借过钱,后来也是老太太(刘某)帮着还的钱。

当晚7点,马家堡派出所民警赶到杨某家,在房门外闻到异常气味。邻居反映,该楼内长期弥漫着恶臭,尽管有邻居多次敲门想和住户沟通,但是该住户一直锁着门,似乎长时间没人居住。

杨某的辩护律师表示,杨某之所以残忍地将母亲杀害,跟长期矛盾以及积攒的怨恨有关,两人常有争吵,而老太太自老伴出事后,精神一下子就垮了。老人认为,女儿没有工作而且离婚后带着女儿搬过来,导致家里经济紧张,所以老伴才出去打工挣钱,最后发生了意外,因此老人心里也一直有埋怨。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某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上,检方提供尸检报告鉴定显示,刘某左侧胸壁损伤、右前臂因外力作用导致骨折;刘某死前经口服摄入金属汞;不排除窒息死亡可能。

2014年4月9日下午3点,杨某的邻居报警称,杨某于3天前将7岁的女儿放在她家寄养,但至今未领回,且无法联系到杨某,希望民警能够帮忙照看小孩并找到小孩的母亲。

对此公诉人表示,因被害人尸体存放时间过长,尸检存在一定障碍,不能鉴定出明确的死因。但是,被害人的死亡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我把孩子寄养在邻居家,邻居把孩子送到派出所了,当时我已经知道孩子在派出所里,所以就在派出所附近徘徊。”杨某称,她在派出所附近走了1个多小时,突然听到有警车的声音,就赶紧跑到旁边的一家足疗店,然后被赶来的民警控制了。

庭上,杨某显得格外冷静,详细描述了杀母细节。“我要钱,她不给我。”谈到杀害母亲的原因,杨某的脸上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我没工作也没钱,就是想要钱,可她不给我。”

据了解,杨某与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带着女儿回到娘家住。2009年,杨某的父亲出车祸去世,这对刘某打击很大。

案发后,杨某曾两次带孩子回家。第一次回家查看了母亲的遗体,看到母亲床垫下有2000元现金,“我拿走了钱,并蹲在母亲尸体边跟她说,我对不起她,做了不孝的事情”。第二次回家后,杨某带着女儿与母亲的遗体同住一夜。

反复敲门无人应答后,民警联系开锁公司打开防盗门,恶臭源自屋内东侧的一间卧室。民警将门打开后发现,床下有一具腐败不堪的尸体,尸体被一个蓝色的被子盖着,手脚都被捆绑。

检方指控,2014年1月,被告人杨某因琐事与母亲刘某(殁年61岁)发生争执,杨某对母亲进行捆绑、殴打,砸开事先购买的体温计,将水银灌入刘某口中。杨某随后用衣物缠绕母亲的头面部,造成刘某死亡。作案后,杨某窃取刘某存放在屋内的银行卡、存折及2000余元现金,并从刘某存折中提取9600余元现金。

杨某的辩护律师表示,从被害人的尸检结果上看,死因与被灌入水银没有直接关系。本案属于死因不明,由于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很多检验无法得出确定结论,也不排除是刘某的某些疾病导致死亡。